• <p id="ok6i0"></p>
  • <td id="ok6i0"><strike id="ok6i0"></strike></td>
  • 美媽基地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她真這么說?
        “放屁吧你。”亦真笑氣,捶了梁熙一下“你才風騷呢。”

        “不過那唐肖倒也不像那種人。”梁熙思了思,撲哧一聲笑出來。

        “怎么了?干嘛突然笑成這樣?”亦真斜她一眼。梁熙笑的一顫一顫,也是被自己逗樂了“你說,那個唐肖不會是沖著你家少爺來的吧?”

        “想什么呢你。”亦真聽著都后怕,要果真這樣,那也太不可思議了。

        這話她沒放心上,卻也是陡然一個痕跡。晚上逛街回來,不由自主就在對門門口盤桓了一下,有些鬼頭鬼腦的。

        “傻站在家門口做什么?”夜燼絕忽然推門,把亦真嚇了一跳。

        “你沒去訓練?”亦真問。

        “沒有,今天不忙。”他機密似的眨眨眼,拉著亦真進門“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我想送你一個禮物。”ii

        夜燼絕笑著拉她進來,安坐在沙發上。

        亦真瞥了瞥放在腳邊的大袋子“不會和我租的禮服撞了吧?”

        亦真掰著指頭來回數了好幾遍,覺得還是租來的比較劃算。畢竟自家少爺好在打拼,太敗家也不大好。

        “不會撞的,我送你的可是小件。”

        他笑著拿出一個盒子,打開,里面是祖母綠的寶石項鏈,鑲嵌寶石周邊的樹根型古老雕花藤紋,一看就價值不菲。

        亦真霎了霎眼“肯定很貴吧。”

        “還行。我托crystal搞到的。”

        夜燼絕細心替亦真戴上“正好能搭配禮服。你咋這么實誠呢?租了一件禮服?”

        “因為我不經常穿禮服嘛。而且對于上流社會來說,禮服穿一次就被擱置了,還不如租一次劃算。”ii

        亦真抿嘴笑“就假裝我買了一件禮服吧,滿足我的虛榮心。”

        翌日晚,夜少爺帶自家小姑娘去吃飯,坐落在江城一家豪奢酒店里。

        藍楓又成了標配司機。車窗外碎了一地霓虹,像寶石折射出的光輝。

        亦真拿出小鏡子照了照,頭發虛籠籠盤起,不知怎的,有些像小金魚。

        “你冷不冷?”夜燼絕摸了摸她的黑色風衣。

        “不冷。”亦真動了動腿。這白色小禮服鮮少有人能擠進去,骨架得小,還得是燕瘦型的女人,但著裝效果很是渾然天成。

        一進包間,里面人不是很多。亦真默坐在夜燼絕身邊,等了約莫分鐘,終于見到了歐陽初見。ii

        歐陽初見也是下意識瞥了亦真一眼,感覺這小姑娘可真是驚艷。

        全場都是男士。歐陽初見象征性走個流程。亦真也有些乏味,便主動朝歐陽初見搭訕“去做美甲嗎?”歐陽初見微微一愣,旋即笑著點頭。

        “去吧,你也該學著應酬了。”夜燼絕不忘提醒“別一個人瞎跑,要去哪兒記得給我打個電話。藍楓也行。”好像她一不留神就能丟了似的。

        亦真和歐陽初見才一出門,就被高跟鞋崴了一下腳。歐陽初見眼疾手快拉住她,“沒事吧?”

        “沒事沒事。”亦真舒了舒腳踝“我不大穿高跟鞋,有些不習慣。”

        歐陽初見勾了勾唇角,笑容很淡“其實我也不大應酬。”ii

        美甲不用預約,亦真接過圖樣看了看,指著一款天青色的給歐陽初見看,“我覺得這個可能比較適合你。”

        歐陽初見倒是笑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歡天青色?”

        “氣質啊。”亦真簡直有些不明白,這么文藝的姑娘怎么會對拳擊感興趣,不免搭訕著多問了幾句。

        “因為我覺得這很有想法。”歐陽初見道“其實我這人做事很無厘頭,自己也說不大上來,可能一時心血來潮也說不定。”

        兩人正有一句沒一句說著,不遠處咭咭咯咯傳來兩聲笑,一路拐過彎走了。亦真循聲,挑眉“怎么是皖音?”

        歐陽初見倒“這不是夜燼絕那個表妹嘛,我在夜家見過她。”

        ii

        亦真一聽就覺得不妙,這個皖音可真是不閑著,怎么哪兒都落不下她?

        歐陽初見淡漠的收回目光“我從第一眼看見她就不是很喜歡,說話也真是有手腕。我出門不多,各大交際場所都能碰見她。聽說她就快要發布新專輯了。”

        亦真唇角微動。沒想到歐陽初見這么直白,會把對一個人的不喜歡直接掛在嘴上。這點倒是跟藺星兒有點像。

        “聽說她攀附夜家關系。”歐陽初見道。

        “攀附?”亦真狐疑“她家本來就和夜家關系匪淺吧。”

        “要是關系匪淺,怎么不見她拓用人際,幫自家表哥一把?其實也還是看夜董事長的臉色做事。”

        歐陽初見搖搖頭“上次我剛好在夜家碰見她,她跟夜董事長說夜燼絕不回夜氏,都是礙著你,反過來說,是你妨礙著夜燼絕?”ii

        這么一個重磅炸彈丟過來,亦真直接懵了“她真這么說?我靠,果真是個小賤人。”

        歐陽初見顯然愣了一下,哧地笑了一聲,“我好像有點過于嚕蘇了,我其實不八卦。只是今天見到你,發現你也不是那種做作的人。我就更討厭她了。”

        “沒關系。”亦真擺擺手“我還沒見她,就開始討厭起她了。”

        “我見過你的作品。”歐陽初見嘆“有些被埋沒了。”這一聊,才發現兩人都喜歡印象派。

        “以前我想去羅馬美術學院攻讀雕塑專業。不過我爸爸覺得沒用。后來也就不了了之。”

        一說起藝術,兩人就話多起來。滔滔泊泊川流不息,夜燼絕來接亦真時,兩人才就此打住。

        “你居然能和那個麻將白板聊到一塊兒?”夜燼絕有些驚訝,“我還在想你倆會不會無話可聊呢。”

        “怎么會?”亦真笑“歐陽初見這個人,還挺有個性的。她還給我介紹了一個出版社呢。”

        “出版社?”夜燼絕想不通“她這人有這么熱情?我怎么沒看出來?”

        “她說我可以把非洲的旅行畫成插畫系列。”

        夜燼絕悶悶笑一聲“那你要不要考慮把咱來那段畫下來?”

        “你有什么好畫的?”亦真撣他一眼,“你自己說,你在非洲是怎么對我的?畜牲。”

        1秒記住愛尚
    亚洲黄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