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ok6i0"></p>
  • <td id="ok6i0"><strike id="ok6i0"></strike></td>
  • 美媽基地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宋振興攻略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友誼的象征
        岳飛就帶了八千背嵬軍和一萬六千人的河間輕騎,到了契丹軍寨面前,契丹的軍寨,在岳飛看來駐扎的毫無章法,甚至連拒馬樁坑都未曾看到一處。

        這讓岳飛極度懷疑,對方是不是在玩什么空城計的把戲,經過反復偵查,才明確了,契丹人是真的沒有在設這些,甚至都沒有防備。

        其實契丹的駐扎方式,明擺著覺得咱們大宋沒馬,覺得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欺負人來了。

        可惜,他們的對手是岳飛。

        當兩軍開始對沖的時候,契丹大將,招討使耶律松山,就知道這次碰到了真正的硬骨頭。

        鋒矢陣形的背嵬軍,只用一個照面,就將殘遼的鐵林軍沖垮!

        重騎方陣被沖垮之后,契丹人的陣型被徹底打亂,而雖然跟隨在背嵬軍背后的輕騎,展開了對步卒的殺戮。

        大宋的重騎從來沒有單獨編制出擊,這是來自大宋皇帝的指示。

        雖然官家不大懂軍務,但是但凡是明確下達到軍隊的指令,那都是和岳飛商量過,切實可行的方案。

        岳飛忠誠的履行了這一準則,每一個重騎都配有兩騎輕騎。

        重騎聚時若一柄重錘一樣,鑿穿對方陣型,散時,就是三三分隊中的中流砥柱。

        而岳飛也改變了他一貫應對北方馬上的漢子的戰法。

        他在最開始制定撒星陣陣型和戰法的時候,是為了防御,因為那時的大宋沒有馬軍,只能被動防御。

        而后,在征戰遼東的時候,岳飛恢復了他的戰法,由輕騎出動騷擾,擾亂陣型,騎兵沖鋒鑿穿陣型,有一些防守反擊的規劃,同樣,也是迫于現實的無奈。

        大宋沒有那么多的馬軍,嫻熟的操作馬匹馬上作戰的只有他身側那八百親衛。

        而現在,大宋終于有了自己的騎兵隊,也有了正面鑿穿的能力,岳飛當然知道該怎么樣發揮自己的軍卒最大的實力。

        耶律松山眉頭緊蹙的看著這陣勢,這不是他認識的大宋!

        契丹人和大宋軍作戰,還要退回到宣和三年時候,耶律大石一萬人戰童貫三十萬大軍,打的童貫避退百里。

        在契丹人心里,他們是輸給了金人,而不是輸給了金宋聯手。

        但是時隔幾年未見,聽說大宋出了個明君,也出了個悍將!耶律松山心里,還以為那是中原王朝的固有陋習,吹噓。

        但是戰場的局勢一巴掌又一巴掌的呼在他的臉上,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現實是大宋軍隊比傳聞中更加強大!

        那一個個帶著森羅面具的大宋重騎,鑿穿大遼鐵林軍僅僅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左右兩翼的輕騎還未接戰,就已經先被射殺了兩輪。

        憑什么!大宋比他們還要擅長馬戰!尤其憑什么他們的箭可以射的這么遠?!

        “轟!”忽然一聲巨響在大攆不遠處響起,劇烈的爆炸聲響起,還有拋飛到空中的契丹軍,以及受驚的馬匹瘋狂的嘶鳴之聲。

        在耶律松山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爆炸聲開始接連不斷的在大攆的附近響起,硝煙味戰場迅速的蔓延著。

        “火…火…火器?!”耶律松山目瞪口呆的看著那爆炸之后的深坑和四散逃亡的人群,就知道大勢已去。

        “鳴金撤軍!快!”耶律松山也算是久經戰場,知道這次錯誤的估計了敵我實力,這仗已經沒得打了,現在撤軍,還能賭一手岳飛軍糧不足,追擊無力,再不撤軍,他這幾萬人,都得折在這里。

        “撤撤撤!”耶律松山也從大攆上跳了下來,騎上了自己的馬匹,策馬狂奔而去。

        這再不撤退,就被炸死了。

        岳飛極為遺憾的停下了沖鋒的馬匹,不無嘆息的看著整個青塘草原上狂奔的契丹人,漫山遍野,是最適合銜尾追殺、擴大戰果的時機。

        但是他卻不能追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契丹人策馬狂奔而逃。

        幾斤米的確不能阻礙河間軍迎接一個又一個勝利,但是卻能夠阻攔他追擊的步伐。

        作為戰場宿將,岳飛當然清楚,沒有一場追擊是小于七天的,尤其是縱馬狂奔的追擊戰,這對后勤,尤其是糧草的考驗最重。

        有肉卻沒炒面的尷尬,就擺在他的面前,讓他再次望著逃兵嘆氣不已。

        不過岳飛交待了一聲,讓河間軍打掃戰場,卻獨自驅馬向前,奔著涼州方向而去,張憲領著八百親衛,趕忙追了上去。

        “那邊就是河西走廊嗎?”岳飛站在高處,手中馬鞭指著不遠處的河西走廊的入口涼州府。

        涼州,現在西夏的治下,西域商賈不得不繞道清河鎮州一線,憑白多了一個月的路程。

        “總有一天我大宋會重新拿回河西九州,拿回河西走廊!”張憲咬著牙說道。

        “還有西域。”岳飛笑著說道。

        急嗎?不急。

        只要大宋皇帝還是他認識的那個皇帝,那大宋拿回西域,甚至更遠的地方,都不是問題。

        官家已經派出了前往大秦的使團,官家的文德殿上那副巨大的堪輿圖,無不昭示著官家的心,遠遠不是漢地十八地能夠滿足。

        張憲看著不遠處的涼州城,也是對岳飛無奈,明知道眼下拿不下來這里,還非要過來看看。

        岳飛指著涼州府說道:“本來官家賜給了曹嫻賢妃的官爵,就是為了穩住梁家,想繞過西夏王李乾順,先將河西走廊拿到手里,打通商路,可惜這個謀劃,隨著梁炳煥的倒戈,再沒有了可能。”

        “而現在,咱們從興慶府借道,契丹人從涼州府借道,西夏到了這個時候,還是騎墻,如此首鼠兩端,最終還是要遭天譴呀。”

        張憲點頭,此次契丹人能夠出現在青塘,就是梁炳煥將河西走廊開放,讓契丹人幫著看看能不能奪下青塘,轉移來自烏海方向大宋的壓力。

        不過這倒是個好消息,證明梁炳煥和西夏的新王李仁友,已經無法維持表面平和,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深受內亂之苦的西夏,就沒有了阻止大宋軍隊征伐金國的腳步,倒是克烈部這反曲弓倒是很好用呀。”岳飛翻轉著手里的弓箭。

        他在克烈部有一個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官職,那就是克烈部第一勇士。

        時至今日,他才知道這個名號,不僅僅是官職,還有相應的俸祿和待遇,他手里這把弓箭,就是克烈王祿汗給岳飛的禮物。

        祿汗給它取了個名字,名曰貫日。

        這張貫日反曲弓,克烈部的人送到岳飛手中的時候,岳飛反復推脫。

        最后還是克烈部的使團鬧到了官家面前,還是官家做主,說這是友誼的象征,讓岳飛收下了貫日。

        “友誼。”岳飛看著背后帶著森羅面具如同一座座小山一樣的八百親衛,說到底克烈部還是畏懼大宋強兵罷了。
    亚洲黄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