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ok6i0"></p>
  • <td id="ok6i0"><strike id="ok6i0"></strike></td>
  • 美媽基地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盛唐不遺憾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船隊在不急不慢的行進之中,站在甲板上可以看到前方和后方的很多船只,幾乎每一個燈籠都可以代表一艘商船,而前方和后方有如此多的移動燈籠,這也足以證明,這條河道運輸的繁忙,就連夜間都有無數忙著運輸的商船。

        可以毫不夸張的說,這條汶水支流,是這一路上多個縣城的商業生命線,要是這條商業生命線遭到了掐斷,對于這個幾個縣城來說,那就是重大打擊,會嚴重影響經濟的。

        沿途諸縣的官員自然明白這樣的道理,所以,全都不惜余力的維護這條商業運輸線的正常運轉,每個縣各自負責自己境內的節段,平時白天黑夜都要派遣衙役巡邏,以防止出現水賊打劫商船的事情發生,就算不能杜絕,盡可能的減少一些也是好的,畢竟,若是水賊活動太猖獗,就沒有商人敢來回運輸商品了,商業沒有了,一個縣城也就失去了繁華,老百姓也就沒有動力去創造更多的財富了。ii

        “船家,前方的船只掛著可不止一個燈籠,為何要掛這么多。”

        李安沿途遇到的商船,每一艘都只掛著一個大紅燈籠,這是為了防止對面的船只撞上自己,每一艘商船都必須要遵守這個規則,但眼前正在駛來的船只卻掛著個燈籠,顯得有些與眾不同,至少從遠處看去更加的清晰。

        船家開口說道“李侍郎有所不知,前方這是犀浦縣的巡邏船,上面都是衙役,這水路也不太平,有了這些衙役,那些水賊才能有所收斂,我們在水上才能走的更安穩。”

        看船家的表情,似乎對水賊頗為忌憚,也許之前曾吃過水賊的大虧,內心深處對水賊有深深的忌憚。

        “水賊都是晚上打劫的嗎?白天好像沒見過衙役的巡邏船。”ii

        李安開口問道。

        其實,白天的時候,李安在船艙內睡了一會,并非一直站在甲板上看風景,所以,其實,對于白天的時候有沒有巡邏船,李安并不能十分肯定。

        “是的,水賊至少九成情況下,都是選擇在夜晚下手,白天打劫的很少,衙役的巡邏自然也是晚上比較多,白天的時候偶爾也會巡邏。”

        船家開口說道。

        這個也非常容易理解,白天的時候水賊打劫的次數少,或者說基本上都不會去打劫,衙役自然也就沒有太大的巡邏必要了,偶爾出現亮相一下,就可以對水賊進行震懾了,而晚上水賊打劫的頻率比較高,衙役在夜間巡邏增加也就可以理解了,衙役自然要跟著水賊走了,水賊在什么時間和地點出現的頻率比較高,衙役就在在什么時間和地點加強巡邏。ii

        “水賊彪悍,這些衙役打的過水賊嗎?”

        李安開口說道。

        一般水賊都是一些亡命之徒,都是不要命了,這才走上了這條不歸路,走上這條路的人,必然都是比較兇悍的,一般弱小的人是不會走上這條道路的,而衙役有好多都是混飯吃的,真的打起來除非有兵力和武器的優勢,否則的話,應該很難取得優勢,當然,也不排除特別有能力的人,心甘情愿去當衙役,如此,衙役的力量就大增了。

        “這個……就算打不過,那也能嚇退水賊,衙役之中也有能人,最重要他們是官兵,若是水賊屠戮官兵,縣令必然上奏朝廷,到時候引來大軍圍剿,這些水賊就沒好日子過了,水賊也都是混飯吃的,也不愿意冒太大風險。”

        ii

        船家開口說道。

        這個船家說的也挺有道理的,水賊雖然是亡命之徒,但也會權衡利弊,對于自己有利的事情,自然是非常愿意去做的,而對自己沒有利的事情,自然就不愿意去做了,盡管真的打起來,他們有可能不弱于官兵,但實力應該在伯仲之間,雙方都會有死傷,這本身就不是很劃算,而官兵的死傷必然會驚動朝廷,到時候州府和京城派兵征繳,那可就不是鬧著玩的了。

        這就好比草原上的狼群,在捕殺羊群的時候非常賣力,因為捕殺羊群不但可以吃肉,而且,自身還是零傷亡,可以說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可若是羊群進入另一群狼的領地,在不是特別餓的情況下,狼群就會停止追擊,哪怕對方狼群的實力不如自己,狼群也不會去冒險,因為一旦發生沖突,就算是大獲全勝,自己一方也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對于狼群來說,他們不愿意付出傷亡的代價,畢竟,它們捕獵的機會多得是,這一次失去機會暫時后撤,下一次還會有機會的,只要不被餓死就行了,何必冒著傷亡慘重的風險呢?這些水賊也是這個想法,汶水河道有太多過往的商船,瞅準機會搶一下就能收獲頗豐,這一次旁邊有衙役放棄行兇,下次再找機會就是了,反正商船多得是,而衙役的巡邏船就那么幾條,只要避開衙役的巡邏船,完全還是有機會下手的。ii

        很快,對面的巡邏船便靠近了過來,而船家顯然認識對面巡邏船上的人,隔著老遠就彎腰打招呼。

        “大郎又巡邏呢?可曾見到水賊?”

        船家開口問道。

        對面叫大郎的衙役,搖頭說道“水賊,有我在此巡邏,哪個水賊敢靠近,早就嚇的跑沒影了,對了,你們這是給誰運貨呢?怎么看著還有士兵?”

        因為天黑的緣故,衙役并沒有看到太清楚,而且,大部分士兵都在船艙內休息,在外面巡邏的士兵很少,但鎧甲與普通衣服還是區別很大的,就算看不清楚,也能大概看出是鎧甲,而不是普通的衣服。

        “大郎,是朝廷的大官,比你們縣尊還要大得多,哈哈!”

        船家開口說道。ii

        “啊!這么大的官啊!蒙我的吧!縣尊也沒說啊!”

        叫大郎的衙役,開口說道。

        船家也不繼續解釋,抱拳道“大郎繼續巡邏,我們走了。”

        船只交錯的時間很短,船家就算想解釋也沒有那個時間,所以,干脆就不解釋了,以免影響衙役們巡邏。

        但就從交錯的一瞬間,李安也看出來了,這艘巡邏船并不大,上面也就二三十名衙役,其中,大部分都是臨時服役的老百姓,只有名領頭的是領朝廷俸祿的編制人員,船只也是人力劃動的,并沒有燃料的耗損,如此一來,巡邏的成本并不高,就算每天都巡邏,縣衙的財政也是能夠負擔得起的,況且,就算不去巡邏,這些有編制的衙役也同樣是要領俸祿的。ii

        “船家,犀浦縣這樣的巡邏船有幾條,都是一樣的船嗎?”

        李安開口問道。

        船家開口回答道“本來是有三條的,每一條都是二三十人,最多的時候超過一百人,可前些日子,朝廷要修鐵路,把能抽調的勞役都抽去修路了,衙役也要抽調很多,過去好維持秩序,留在河面上巡邏的就剩這一條巡邏船了,對水賊的威懾也是大減,水賊打劫也多了起來。”

        很顯然,水賊也是看情況吃飯,在衙役力量被大量抽走的情況下,水賊的活動也跟著多了起來,犀浦縣境內的水域足有近百里,而衙役的巡邏船僅有一條,就算不休息的來回巡邏,也無法確保整條區域內的水上航行安全,對水賊的威懾力已經大減。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縣衙的力量就只有這么多,朝廷給的修鐵路任務才是必須盡快完成的重中之重,是必須要趕緊完成的,所以,縣令也只能把絕大部分力量都調去修路,用來巡邏的三艘巡邏船的人馬,要被抽調了兩支,以此來維持筑路人馬的秩序,保護鐵路核心物資的安全,與保護來往商船相比,自然是保護朝廷的鐵路物資更重要了,商人被打劫了,掀不起太大的風浪,而若是朝廷調撥過來的鐵路資源被打劫了,那可是掉腦袋的事情,兩者完全沒有可比性,所以,縣令只要不是傻子,就一定會把工作的重心放在鐵路上。ii

        據船家所說,之前巡邏的時候,犀浦縣的縣尉,有時候都會親自站在巡邏船上,以此來顯示犀浦縣對河道的重視,而自從朝廷下令修鐵路以來,犀浦縣尉大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鐵路沿線,再也沒來過水上。

        李安提出將鐵路修筑到益州城,這本來是有利于商人的好事兒,可卻沒有想到,為了修筑這條鐵路,動用了太多的資源,倒是讓商人的日子變得不那么好過了,朝廷的力量過多的放在鐵路沿線,這就必然會導致對其余方面的控制力薄弱,這也就給了某些賊人作惡的機會。

        雖然導致了這些比較嚴重的后果,不過,這些都不是李安的本意,這是修鐵路所必須要付出的代價,盡管暫時讓商人損失一些也沒啥,等鐵路修筑完成之后,之前的損失都會重新賺回來的,商人最終仍舊是最大的獲益者。ii

        “因為修筑鐵路,讓水賊變得猖獗,商人們是否怨聲載道?”

        李安看向船家,開口問道。

        船家擺手道“李侍郎說錯了,商人們并沒有這么想,他們都對水賊深惡痛絕,他們都說了,等到鐵路修通之后,他們的商品都要走鐵路,再也不走這條水路了,讓這些水賊什么都劫不到。”

        這應該是商人的氣話,畢竟,有些大宗商品太重了,走水路的成本更低一些,比鐵路還要低,而商人肯定都希望盡可能的節約成本,如此,自然會選擇更廉價的水路了,只要這些商品不是短保質期的,問題就不是很大,而有些時令蔬菜水果就只能走更快捷的鐵路了,遇到需要搶奪市場的時候,也更應該走鐵路,這樣貨物早到一步,就能夠早一步占領市場,從而獲得更大的利益。ii

        這些商人的氣話,讓李安覺得有些好笑,不過,讓李安奇怪的,是船家居然一點也不憂愁,商人都說了,在鐵路修通之后,就再也不走水路,受水賊的氣了,如此,依靠水路生活的船家,豈不是要被奪了飯碗,都快要被奪飯碗了,船家為何一點也不生氣呢?這豈不是有些奇怪。

        “若是商人都走鐵路了,以后就沒有人雇船運貨了,船家就不覺得憂慮嗎?”

        李安看向船家,開口說道。

        船家笑了笑,開口說道“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呢?有些東西還是要走水路的,再說了,這條線上有這么多貨物,需要這么多船,就算有鐵路也只是分擔一些壓力,若是這么多貨物全部走鐵路,那也裝不下啊!鐵路我清楚,不就是兩條線嗎?能運多少貨,能有這成千上萬條船運的貨多?”ii

        很顯然,船家對于鐵路的認知還不太清楚,有些低估鐵路的運輸實力了,他所認為的鐵路運輸能力,比真實的鐵路運輸能力要低好多,他小瞧鐵路運輸能力了,也低估了鐵路通車之后,對水路運輸的巨大影響。

        到時候,他們船家的生意不是減少二三成這么簡單,怕是要直接腰斬,甚至七八成的生意都要被鐵路奪走,到時候,不知道這位船家還會不會一臉的微笑。

        不過,既然船家如此自信,李安也不好說什么,萬一把實情告訴船家,讓船家心情不好,對李安也沒啥好處,就讓他再高興一兩年好了。

        通過與船家聊天,李安得知附近的水賊也是看人下菜,并不是什么商隊都打劫的,首先,沒有油水的商隊是肯定不會下手的,比如運輸煤炭的船隊,打死他們一頓他們都不會去打劫,蔬菜瓜果啥的,他們也不會去打劫,糧食和金銀珠寶是他們比較動心的,還有蜀錦之類的奢侈品也是他們的最愛,打劫這些可以獲得更高的受益,而有些商品實在沒啥油水,打劫完全就是浪費時間。

        還有一些雇傭護衛的大商隊,水賊們也是輕易不會下手的,因為真的未必打的過,就好比李安的這只船隊,水賊看到了也會繞著走的,絕對沒有膽量敢過來挑戰。
    亚洲黄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