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ok6i0"></p>
  • <td id="ok6i0"><strike id="ok6i0"></strike></td>
  • 美媽基地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青山美人安陽傳說 > 第一百七十章 歸家
        “香蘭?真的是你嗎?”安陽終于沒忍住,上前一把抓住了香蘭冰涼的小手。

        六月的酷熱讓人站一會兒就一身汗,她的手居然冰涼。那是一種怎樣的震驚。

        “小姐?你怎么會……”兩個女孩淚眼相望。

        香蘭好像突像明白了什么,反手一把將安陽拉進懷里,死死抱住痛哭失聲。

        看著兩個女孩相擁而泣,站在一旁的東方燃無奈地嘆了口氣:“先進去吧!站在這里被圍觀了。”

        他的話終于讓久別重逢的故人恢復了一點兒理智,陳伯拉著安東旭的手不肯放,似乎怕一松手他就又不見了。

        安陽也把香蘭拉著進了久違的家園,觸景生情自然少不了一陣痛徹心扉。

        原來當年安陽被送回京城是因為安大將軍差點瘋魔。得知妻兒慘死后的他不僅僅是一夜白頭,甚至瘋了一般毒打抓到的歹人。

        失去理智的大將軍看著一息尚存的女兒,甚至想過抱著女兒一起赴死。但想到大仇未報,終究是心有不甘。

        他后來得知了山賊行兇后,怕安陽再出意外,便給南華郡主寫了一封長信,派人將其送回京城,而自己則帶人連夜上山剿匪。

        要知能夠在青山城附近占山為王,還能搶到江湖懸賞令歸屬權的山匪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輩。

        此人也曾是江湖上響當當的四大惡賊之一,相當的難對付。

        當時情況兇險,稍有不慎怕是安大將軍也難全身而退。而當時安大將軍已失去理智,不管不顧地一定要拿下那批悍匪。

        他利用天時連夜冒雨登山,山雨路滑隨時都可能發生泥石流,危險一觸即發。他帶著一小隊出生入死多年的至交兄弟,繞到后手從最危險的懸崖爬了上去。

        莫說是暴雨暗夜,就是風清日朗的白日都幾乎無法攀爬的懸崖峭壁,安大將軍率先爬了上去。有他在上面系好繩索,其他二十八人就輕松了很多。

        他們在后面登山,前面有冷面鐵將軍之稱的馮將軍帶著大隊人馬直攻,敵人腹背受敵。才勉強將這批數量龐大的山匪制服。

        從山上繳獲的物資錢糧不計其數。要說這幾年連年征戰,國家補給幾乎沒有,只靠開荒種地是遠遠不夠的。

        三十萬大軍一日的吃食都是巨額開支,何況還要增添衣物兵器。大軍能撐到今日,還真是要感謝那次剿匪。

        那么多財寶錢糧堪比一座不小的寶藏,讓近三十萬大軍至今還能吃上一頓飽飯。

        不過再多的財務也還是有限的,最近已經出現了糧食緊缺,倒不是一點兒錢財都沒有了,而是周邊百姓逃的逃,死的死,田地早已荒蕪,無糧可買。

        香蘭看著安陽他們帶來的幾十車糧食喜出望外:“小姐就是聰明,知道我們最缺什么。這里馬匹草料需要倒是不多,但人的肚子總要喂飽。否則哪有力氣打仗。這些好東西我現在就讓人拉走,正等米下鍋呢!”

        安陽看著眼冒亮光的香蘭,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我還不知道你怎么會在這里的。當日到底發生了什么?”

        香蘭看著拉著自己不肯放手的安陽,抿唇一笑:“我姓馮,馮幽蘭。”

        安陽當然不知道馮幽蘭是何人,她看向身旁拉著安東旭不放的陳伯。

        “傻丫頭,她是馮大將軍的女兒。”陳伯看著安陽疑惑的目光寵溺地睇了她一眼。

        對于馮將軍,安陽當然知道,那是父親的左右手。馮將軍也是沒少來顧家找父親談論軍事,小時候還給安陽姐弟用草葉編過螞蚱。

        安陽看著面前瘦巴巴的小丫頭,心中還是有些想不通。這樣細看長相確實挺像馮將軍的,除了有些偏瘦。馮將軍則相對粗獷高大一些,所以安陽一直都沒把二人聯想到一起過。

        “她?馮伯父的女兒?”安陽瞪著香蘭又開始上下打量。

        香蘭一把抓起安陽的手:“算了,也不急于一時。我們先進去坐一會兒,等下再走。”

        幾人進了堂屋,偌大一個顧府現在居然只有陳伯一人。他招呼眾人坐下,就趕緊出去燒水沏茶。拓跋香一看連忙跟過去幫忙。

        安陽看著拓跋香的背影翹起了嘴角:小丫頭好歹也是北魏公主,居然能放下身段跟著一個老管家去后廚幫忙,還真是不容易。

        東方燃他們看著府里如今這狀況,也不得不起身自己收拾房間去了。堂屋內就只剩了安陽跟幽蘭。

        馮家這位千金能進入京城將軍府為奴,還要從四年前那場浩劫說起。

        就在安陽他們出事那一日,本來住在青山城城郊的馮將軍妻兒,也同時遭遇了山賊侵擾。

        還是安大將軍帶人將他們救了回來。由于得到馮府遇襲的消息時,馮將軍正在前線。

        安將軍立刻親自帶人去營救他們母子三人。等再回來時,顧府卻已被洗劫一空。

        那時的馮幽蘭也才不到十五歲,她的母親嫁給馮將軍前也算江湖中人。

        雖然從小教習了他們兄妹一身武藝,可惜二人畢竟沒有行走江湖經驗,花拳繡腿終究是連累了母親。

        要不是安將軍及時趕到,后果不堪設想。可惜對方采用的是聲東擊西,安將軍也只有機會救一頭。

        安家遭遇重創,馮將軍自是心有愧疚。雖然不是他的過錯,對方看來是蓄謀已久了。但還是因為他的妻兒延誤了最佳解救時間。

        最后得知安將軍要將女兒送回將軍府后,馮將軍立刻悄悄派人把自己唯一的女兒,快馬加鞭提前送進府里為奴,就是為了保護安陽。

        等到后來安大將軍回到京城時,才知道自己的好兄弟還做了這樣的準備。

        人都在京城王府了,安將軍也沒了辦法。不過后來安將軍還是要求幽蘭,只要他們不危及安陽性命,盡量不要暴露。

        看來他早猜到了安陽回京后日子不會太好過。要不是那夜剿匪讓大將軍也是傷痕累累,也許安陽未能到京城就會被安將軍攔回去了。

        可是世事不遂人愿!事情已經如此,人已經入了將軍府,想接走已經不可能了。皇上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這得來不易的籌碼的。

        “那你后來是怎么從靖王府逃出去的?”安陽聽了馮幽蘭的講述,抬頭看著她的小臉。

        這丫頭可能是天生就是這般單薄,看著總是那么瘦。一張巴掌大的小臉,看著就讓人心生憐惜。

        “還不是因為那個安二小姐的護衛把我給綁了嘛!他們居然還打算直接把我除掉,好在安大將軍派來接我的人也來了。”

        幽蘭看著安陽笑了起來:“不過后來我們還是偷偷溜進靖王府里來看了小姐幾次。見小姐安然無恙而靖王對小姐還不錯,才放心回了青山城。”

        安陽呲呲牙心道:那也叫不錯?不過衣食無憂倒是真的。難道是自己要求太高了?自己可是嫁人過后半生,如果只是混吃等死倒是確實不算差。

        二人聊了一會兒,安陽心中那塊壓了很久的大石頭終于落地了,整個人都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對當時無力保護面前的女孩兒的愧疚和擔憂總算放下了。安陽長長出了一口氣。

        一直讓安陽想不明白父親把她送回京的疑問總算解開了。她差點兒誤會了父親。這戰爭都打成這樣了,隔著千山萬水的父親還哪有功夫來看她。

        想到這里安陽更加思念父親:“我爹現在還好嗎?他傷的可重?”

        “放心!大將軍有神靈保佑。雖然受了傷,但現在已無大礙。”見幽蘭不像說謊,安陽提著的心才終于放下。

        二人可能聊的時間有點兒長,外面天色居然黑了下來。畢竟幾年不見,有太多心里話要傾述。

        陳伯等人已經把晚膳弄好了,眾人又邊吃邊聊了一會兒。天色已晚自然不能貿然帶著這么多糧草趕路。大家安排好了房間便各自回房休息。

        安陽回到闊別四載的閨房,心潮澎湃。看得出房間已經被陳伯整理了多遍,但還是無法恢復原貌。畢竟太多的東西都被砸的砸,搶的搶。

        一想起當年一家人在一起的幸福時光,安陽再一次淚如雨下。幽蘭幫安陽送來了熱水沐浴,安陽感激地拉著幽蘭的手又聊了好一會兒。

        本來也是家里千嬌萬寵的馮大小姐卻給她做了多年的丫鬟,還為了她忍饑挨餓。安陽想想都覺得對不住她。好在沒有危及到生命,也算不幸中的萬幸了。

        天生善良的幽蘭可沒安陽那么多想法,她一口一個小姐叫的順溜。安陽聽著則覺得更加過意不去。

        “姐姐為了我屈尊降貴受了那么多苦。可不能再叫我小姐。以后我們就是親姐妹,你就是陽兒的親姐姐。”

        幽蘭笑著看安陽:“叫習慣了,這樣挺好的。我心里知道你是我妹妹就好了。要不是為了救我們,你們也不一定會受那么嚴重的傷害。說不定現在……”

        幽蘭說到一半兒有些說不下去了,也許安將軍早點兒趕到,安夫人就不會出事了。至少府里的人不會被殺個干凈。

        只有安陽明白他們馮家才是被牽連的,歹人是故意引開了父親他們。

        東方燃這一夜倒是出乎意料地來了安陽的房間。雖然他臉色一直蒼白,但還是陪了她整整一夜。

        安陽看著這樣的東方燃是真的心疼,他午夜毒發時安陽給他備了冷水,然后自己回了床上。她甚至都不知道東方燃是什么時候從浴桶里出來的。

        還好一夜無事。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就早早開始洗漱,簡單吃了些陳伯燒的早餐,匆匆跟著幽蘭出發趕赴前線。

        安東旭一直沉默不語,安陽回頭看了一眼身后跟著的弟弟:“可想起了什么?”

        被突然點名的安東旭愣了一下,他沒說話卻緩緩低下了頭。

        “沒事,想不起來就不要再想了。”這時跟出來送行的陳伯拍了拍東旭的肩膀。

        安東旭嘴唇動了動,看著停下腳步準備目送他們離開的老管家。安東旭突然沖過去一把抱住他:“陳爺爺!”

        所有人都停下了前進的腳步,安陽的淚水再一次不受控制了。弟弟終于想起來了?雖然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但如果弟弟的生命里缺少童年的記憶,也算是一件憾事吧。

        安東旭故地重游,觸景生情。他終于記起了童年的一些事,卻怎么也想不起來家里是怎么出的事,他的記憶里依然留著碎片。

        安陽突然后悔帶他回來,也許知道一部分還不如不知道的好。可惜他還是想起來一部分。那種記不起來的感覺她經歷過,就如同她在將軍府的三年。

        那滋味不好受,似記得又不甚記得,很難過,很無助。

        東方燃則比安陽要樂觀很多:“記起來一部分也好,慢慢來。說不定哪一天就都想起來了。”
    亚洲黄色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