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ok6i0"></p>
  • <td id="ok6i0"><strike id="ok6i0"></strike></td>
  • 美媽基地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首輔家的長孫媳 > 第672章 妒嫉欲狂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將近新歲,多么繁重的公務到這時都逐漸在減輕了,蘭庭也逐漸增多了趕著飯點回到安平院的時候,有蘭心在,倒是讓他受益不少,至少春歸為免讓蘭心感覺不自在,在晚飯時也不再像前些時日一般,刻意維持什么“舉案齊眉”的“夫妻之道”,有說有笑才像一家人的日子,哪怕是互損幾句呢?

        某一日,蘭心終于忍不住央求春歸:“我打聽過了,今日殿下不在吳王宮,想來兄長也隨殿下去了外頭巡訪,不如嫂嫂就答應我,去內苑廚房討些食材,咱們生爐子自己炙肉吃吧。”

        以前還在太師府,蘭心就時常聽聞春歸和三嬸最愛吃炙肉,她嘴上嘲笑粗鄙實則眼紅得不得了,早就想要嘗試了,怎么也抹不開臉來……這回可好了,架子一垮干脆省得再端起來,多年宿愿終于可以得償。

        都說嫂嫂烤的炙肉是天下難得的美味,最關鍵的是這樣的吃法既可口又有趣。

        菊羞聽后,拉著青萍嘀咕道:“二姑娘確實轉了性子,和過去比簡直判若兩人,奈何腦子還是過去的腦子,一樣不靈光,做什么要趁大爺不在家的時候啊?一家人和和美美烤肉吃才最合適呢。”

        青萍毫不猶豫就賞了菊羞一巴掌:“亂嚼什么牙根呢,大奶奶為和二姑娘修好可花了不少心思,你這話要是傳到二姑娘耳里,指不定就能讓大奶奶前功盡棄了。”

        “二姑娘又沒長著招風耳,哪里聽得到我和姐姐你私下嘀咕的話。”

        但菊羞照樣樂呵呵的往內苑去討食材了。

        怎知今日蘭庭卻根本沒和周王一同出行,也正是趕著飯點回來,于是姑嫂兩個“苦心策劃”的二人世界就落了空。

        蘭心相當的沮喪。

        到底她還是敬畏著兄長,有兄長在場總不敢放開了玩笑,比如指使著嫂嫂“盡職盡責”的給她烤肉,她光顧著坐享其成還挑剔兩句的行為是絕對沒膽子當兄長的面做了,明明是在炙肉,

        還苦端著大家閨秀溫柔嫻靜的模樣,趣味大失,令人扼腕。

        春歸在旁瞅著蘭心的神情,著實是啼笑皆非。

        趙大爺想必也沒料到會有今日吧,他竟然能被親妹妹給嫌棄了。

        就像青萍所說,好不容易能和蘭心妹妹真正的化干戈為玉帛,春歸勢必是要鞏固這得來不易的勝果,所以今日也把多少煩惱都一并拋在炭火里,率先指使起蘭庭來:“食材是咱們討來的,忙了一下晝給腌制好,連炭火都是咱們生起來,大爺動手炙肉也是應該的吧,我和二妹妹可就等著吃了。”

        蘭庭二話不說就挽起袖子:“應當應當,大奶奶和二姑娘稍候一陣兒,喝會兒茶說說話,等著評判我的手藝吧。”

        她能吃到兄長親手烤制的炙肉了?蘭心姑娘這下子連神情都有些恍惚了。

        春歸看在眼里,暗忖:看來在小姑子心目中,還是兄長的份量遠遠重于我這嫂嫂啊,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我是絕對不會拈酸吃醋的。

        卻有人妒火中燒。

        天還未晚,便是此時季候到了一年里最寒冷的光景,這個時間暮色仍未逼近,安平院的大門也還敞開著,陶芳林剛邁過門檻,抬眼就看見了院子里亭臺上,一家三口人其樂融融的情境。

        趙蘭心竟乖巧的傍著顧春歸而坐,隔老遠似乎都能看見她晶亮的眼睛里洋溢著笑意,趙蘭庭歪著頭,不知和顧春歸說什么話,這樣一個涼薄的人,這個時候看上去竟然情深款款。

        這是她的那一世僅僅想要贏得最終也沒有得到的,溫情相待。

        趙蘭心這個賤人,從來都不曾把她當作長嫂看待,橫眉冷對喝斥仇視;趙蘭庭更是薄情無義,看她的眼睛里從來只有冷漠厭恨。

        憑什么顧春歸能夠輕而易舉的擄獲這些人的心?!明明她們兩個,現世已經易命,憑什么顧春歸還能占盡時運,她應當體會自己那一世的凄苦,被折磨踐踏,被棄之如履,瞎了眼被

        丟在又破又冷的屋子里,一身的病痛身陷絕境。不,顧氏理當體會比她上一世更慘淡的境況,她活該像姜氏一樣,裸著身子騎著“木驢”游街,受萬人辱罵,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陶芳林只覺雙眼又燙又痛,仇恨和不甘幾乎要脹裂她的眼睛。

        跟著陶芳林來安平院的淑絹顯然都被陶才人此刻的猙獰嚇得心驚膽寒,顫顫兢兢地提醒:“才人,殿下并不在安平院,想來是真出行……才人是否……”最好還是回內苑去吧,淑絹著實害怕陶氏摁捺不住,沖上前手撕顧宜人,那禍事可就大了,別說趙副使一看就不好惹,就連殿下……也不會縱容才人冒犯顧宜人。

        原來今日春歸讓菊羞幾個丫鬟去內廚房討要食材和炙肉的器具時,陶芳林就得到了消息,深深懷疑顧春歸這樣勞師動眾是打算招待周王飲酒作樂,派了淑絹去外院一打聽,果然,周王據說是出行所以不會回內苑用膳,但趙蘭庭卻早早回到了安平院。

        陶芳林懷疑這消息不真,所以她才要親自前來看視。

        著實是周王這一段時間,常常“出行”,陶芳林已經許久都沒見過周王的臉了,她當然也已經知道明珠平安產子的消息,雖是在意料之中,但難免心里焦急。

        在她的計劃里,一個兒子必不可少,這樣她才有資本和董妃相爭六宮之主的寶座,但不知為何,上一世她分明在嫁給趙蘭庭不久后就有了身孕,這一世卻遲遲沒有盼到送子觀音的再次眷顧,如果等回到京城,周王府里除了董妃之外可還有兩個妾室,有這么多的對手,爭寵得孕無疑更加艱難,當然要抓緊這回只有她一人隨周王前來江南的機會。

        但周王最近連人影都鮮見,讓她如何得孕?

        而親眼證實了周王的確不在安平院后,陶芳林也并不打算就這樣轉身折返霽澤院,她閉了閉眼睛,深吸一口氣壓抑住從胸口焚起的妒火,冰冷的手,緊緊抓住了淑絹的手腕:“和我過去。”
    亚洲黄色视频在线观看